您好,欢迎来到 赣企在线

商品对比

我的购物车

首页> 好货头条> 文章内容

追风口、薅补贴、商业化,MCN机构险滩求生记

2019-09-17 11:22

大鹅文化创始人王智开认为,平台商业化管理系统出现的更合时宜。通常整个内容行业或营销体系中,广告主的投放通常会延后半年左右。他举例说, 2018 年下半年爆火的抖音,现在正处于商业投放的爆发增长期,广告主和营销公司都在介入,把抖音当作营销主阵地, 2019 年是MCN机构商业化的关键一年。

即便知道这一点,对很多MCN机构来说,碍于本身变现造血能力的不足,也很难完成商业化的转换。「实际上,存活得比较好的MCN机构也就头部的这一部分,中长尾部存活状态没有那么理想。」王智开说。

在市场商业化场景逐渐规范的过程中,MCN机构出现了「二八定律」,劳锐调查数据显示, 2018 年MCN市场达到百亿级,其中,头部MCN撬动了60%的市场规模。

被头部抢占绝大部分商业市场后,留给大量中尾部MCN机构的市场已经不多了。侵尘文化在市场上属于一家中部MCN,CEO林尘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透露,「我们有时候也就只能抢广告公司的饭碗,靠着对网红的了解,和一些网红渠道的资源,抢原先本来属于广告公司的品牌客户。」

 林尘解释说,体量大的MCN机构,针对预算几万元的品牌可能没有精力,也不愿意去对接品牌方做方案,但这些品牌又刚好需要针对几类不同的MCN,「我们就在中间这块市场上,苟延残喘。」

事实上,市场上的一些MCN机构,他们并不承担孵化达人的功能,更像是媒介公司。在正处风口的平台上,承担广告主与达人间的桥梁,搭建资源。一位此类型MCN机构创始人向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分析称,我们可以同时满足「双微一抖」的商业化投放,是生产一手达人的底层供应商,这些达人基本上都是外面联系不到的,只有我们能对接上,有上千人。而有时候,他们的桥梁就搭建在平台的灰色地带。

中尾部MCN面对的问题是求生,但对头部MCN来说,他们的困扰是如何向资本讲述成熟商业故事。这其中,就有在 56 天前,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的网红电商、MCN机构如涵。上市 56 天后,如涵 10 亿美元神话破碎,股价跌跌不休,市值蒸发近七成,仅为3. 29 亿元。以头部IP张大奕为首,加上签约的 100 多位红人,如涵也未能在华尔街绽放异彩。


上一篇: 互联网公司总有个硬件梦:那些在「造硬件」上兵败的互联网巨头 下一篇: 进入智能家居时代,推荐6款智能家居!